【專欄文章】教練專注能力和髮型設計師有什麼關聯?

文/陳恆霖博士

    你喜歡漂亮的髮型嗎?那麼你需要一位髮型設計師。你需要一位專業的教練嗎?受教練者尋求專業協助時,需要一位專注傾聽的教練。髮型設計師與教練的專注能力有何關聯呢?

    我有兩位為我梳理頭髮的美髮師。

    一位是傳統家庭式的理髮阿嬤(顧客們暱稱她LG阿嬤,因為她很喜歡LG的產品),剪個頭髮只需200元,便宜又實惠。阿嬤剪髮超過30年,由美少女剪到當阿嬤,她的青春歲月都貢獻給客人,她的客層橫跨老中青三代,在微利競爭的時代,生意依然好的不得了。她憑藉的是什麼?


    一位是摩登店面的髮廊設計師,理個頭髮要價750元,價格高,將近阿嬤的四倍價錢,但是設計的髮型非常好看、很有質感。她接受專業的美髮訓練,成為設計師後的工作時間已超過5年,她會傾聽客人的意見,提供專業的見解,但是不會勉強你做任何選擇。她的客人數量高居店內首位,她的專業有何吸引人之處?

    阿嬤雖然高齡,走的是傳統樸實的平價風格;美髮設計師是年輕有活力,走的是時尚品味的風格。她們各有其專業風格與水準,並吸引不同的客層。盡管在專業上有區隔和差異,她們不約而同地有個共通點:非常「專注」在專業的表現上。

    在理髮過程中,通常我會閱讀報章雜誌,了解最近國際局勢的發展、社會演變的趨勢、經濟環境的變動、大眾矚目的焦點等;有時我會帶著自己喜歡的書,靜靜地閱讀,做跨領域的學習;有時會閉目養神,沉思一些內在關注的議題;有時也放空自己,漫無目的地讓心思四處漂游;有時在不知不覺中打起盹來了。

    不管我的狀況如何,她們都知道,此刻是我的安靜時間,不會干擾我,除非我精神狀況不錯,主動開口與她們閒聊。通常我很放心將自己的頭髮交給她們,信任她們的專業,直到結束她們拿鏡子讓我看看修整後的髮型,我才會抬頭仰臉檢視成果。

    在這一小段時間,不管我當下的狀況如何,我發現她們都非常「專注」在當下剪刀的一起一落之間,從四周不同的角度,看看如何設計和修剪。不論我或動或靜,或說或不說,眼神始終專注在我髮型上。因著她們的「專注與敬業」,我很「放心」將自己交給她們,任由她們洗、剪我的頭髮。

    她們專注的眼神,全然不受店內周圍夾雜著其他客人的吵雜聲、音樂聲、或交談聲所干擾。彷彿當下,只有她們自己與剪刀和我的頭髮,她們沉浸在自己的專業時空中,內心是極其寧靜的,安靜到只有自己的內在聲音:「我如何讓客人有一頭亮麗的髮型?」、「我如何讓客人滿意地離開?」、「我如何根據客人的髮質與特性,設計修剪出有特色的造型?」。

    我從這樣的專注中,感受到她們的敬業,也因其專注與敬業,讓我信任她們,安心地讓她們展現專業。這樣的感動,卻也觸動著我的內心,我不禁自問:「教練專業不也如此嗎?」、「專注在教練中的意義是什麼?」、「教練如何讓受教練者信任與安心?」、「教練如何做,才能專注在當下?」、「教練如何讓受教練者滿意教練的結果?」

    六月初在一場教練體驗工作坊中,有位學員自願擔任受教練者。她對自己的狀況有諸多不清楚之處,尚待進一步釐清;從達到未來願景所需的現實條件,似乎也沒有準備好;在引導與提問的教練過程中,似乎感受到受教練者對自我狀況的覺察還不足。同時,我也感受到現場的參與者,出現浮動不安、焦慮的情緒、不耐的態度、甚至想草草結束演練。演練結束後,我的第一句話是:「這個演練是在挑戰教練,而非受教練者」,當下不少人愣住了。發生了什麼事?(我會在稍後的文章中說明)

    受教練者當場感受到參與者浮現出看戲的心態,也感受到被評價、被論斷的不舒服,她依然勇敢地坐在演練的熱椅上。試問,教練的專注意味著什麼?美髮師的專注是顯現在客人的頭型、髮質軟硬的程度、髮量的多寡、髮流的方向為何嗎?這都不是她們專業注目的焦點,她們專心聚焦在:不管客人的髮型條件有多少,都能化腐朽為神奇。教練呢?

    教練的精神是以「人」為本,教練的專注焦點應置放於何處?是受教練者的人格特質、績效能力、覺察程度、職位高低嗎?或是,不管受教練者的狀況是什麼,專業教練是否當專注在:如何讓迷失方向的受教練者,找到未來的方向與願景;如何讓困頓疑惑的受教練者,有所反思與覺察;如何讓受教練者,在實現夢想條件不足的情況下,做好各方面的準備;如何觸發受教練者改變的意願,而願意採取行動。

    如同美髮師善待消費者一般。專注的態度,猶如美髮師在當下只看見頭髮,好比教練單單注視在受教練者身上。我注意到不論什麼情況,美髮師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頭髮;教練是否也能專注在當下受教練者的狀況?專注從「視線接觸」(eye contact)就能真實感受到,我從眼神就能注意到美髮師的用心,受教練者也能從教練的眼神,感受到教練的關心與態度,不是嗎?誰最清楚美髮師或教練的專注與用心,是顧客與受教練者。

    檢視你自己,當你看到受教練者沒有進入狀況、更沒有做好任何的準備,你心中的OS有沒有浮現出來?如果有,你的眼神會離開受教練身上、你會從當下(here and now)抽離出來、你注視的焦點會回到自我心中的批判、你的態度會顯現不耐與煩躁,不是嗎?你心中的OS反映出什麼?這些內在的OS是教練必須面對與省思的,也是專業工作者生涯的功課。

    美髮師的專業受到肯定,來自於消費者的回流率;教練績效的展現,來自於受教練者繼續接受教練服務的意願。服務的品質與到位,是專業工作的自我要求與期許,與來自紮實的專業學習與能力的建構服務的滿意度與口碑,來自消費者對專業工作者的檢視與評價。

為何睛是靈魂之窗?《孟子離婁章句》:「存乎人者,莫良於眸子;眸子不能掩其惡。胸中正,則眸子瞭(了)焉;胸中不正,則眸子眊焉,聽其言也,觀其眸子,人焉廋哉!」孟子的意思是說:「觀察一個人,沒有比觀察他的眼神更好,更清楚了;眼神沒有辦法遮掩他的惡念,存心正直善良,眼神就明亮;存心邪惡,眼神就混濁不明。所以只要聽他所說的話,再看看他的眼神,哪一個人能隱藏呢?」

教練過程是人與人(person to person)的接觸。由專注的眼神,可以檢視教練在當下是否陪伴受教練者;受教練者由教練眼神的專注與否,會知道教練有否與他同在。教練是用「知識」與當事人互動?還是以「真誠的人」與受教練者交流?

一位入行超過30年的高齡理髮阿嬤,與一位擁有5年資歷的髮型設計師,兩者在專業年資上,有懸殊的歲月差距。懸殊的歲月差距,並未影響她們的專業表現,難道不是因為她們展現出「專注」的敬業態度與精神嗎?誰說教練專注能力和髮型設計師沒有關聯?



本專欄版權歸作者所有,如需轉載或引用,請與作者聯繫:coachleader999@gmail.com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