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過剩」時代如何是好?

文/吳惠林(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)


不論是否親身經歷過,「一九三○年代經濟大恐慌」都深印在每個世人的腦中,蕭條的經濟讓失業遍野,多少家庭流離失所,而一切的結果都表現在「供給過剩」,且所有市場都如此呈現。當時出現兩種診斷方式,一為「需求不足」,另一種就是「供給過剩」,其實這是一體兩面,但基點 不同卻產生南轅北轍的解決方法。

認為「供給過剩」的海耶克(F. A. Hayek,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),主張以市場機能讓價格下跌來消化過剩的供給,這需以「短期大失業」為代價,也就是「通貨緊縮─物價普遍大幅下滑」的呈現。採取「需求不足」論點的凱因斯(J. M. Keynes),則提出石破天驚的「政府創造有效需求來彌補市場無需求」的辦法,由政府出錢從事公共建設或給工商企業「紓困」。


「供給過剩」vs.「需求不足」

如今我們已都知道,海耶克輸的一塌糊塗,凱因斯大獲全勝,從此以後政府堂而皇之站上經濟舞台當主角,以財政和貨幣等公共政策來「精密調節」(fine tuning)經濟景氣。儘管1930年代經濟大恐慌的消失是不是凱因斯政策奏效,仍然沒有定論,但政府創造有效需求卻迄今都一直被認同,近年日本「安倍經濟學」和美國聯準會(Fed)的「量化寬鬆」(QE)就是典例。不過,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,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卻昭告世人,「供給過剩」依然存在人間,而歐債危機掀起的「撙節」vs.「成長」,又是早年海耶克和凱因斯論爭的翻版。

只是,三○年代的金融風暴肇因是美國華爾街的大炒作,是Fed濫發貨幣所致,1980年代以來的各次金融風暴,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大海嘯,表面上是美國次貸危機所點燃,實質上是「新興經濟體(以金磚四國為代表)」,特別是「中國」,以新重商主義理念施行「超廉價商品」出口賺取超大額外匯,致全球資金泛濫,終而重演「供給過剩」,而且是「超大過剩供給」,如今還在肆虐全球。能不能再用凱因斯的老招式來應對呢?

這本由投資家丹尼爾.艾爾伯特(Daniel Alpert)所寫的《大過剩時代:失控全球化後,治好世界經濟焦慮的成長解答》,在眾多的診斷中,另闢蹊徑提出精彩的分析,並開出解決問題的政策方案,值得特別關注與重視。

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