稻盛和夫給航空業菁英的經營震撼


稻盛認為「業績報告會」是經營的關鍵,而且每月召開一次。

該會議是由約30名董事輪流說明當月的預估業績、與預估業績相較下的實際業績、次月的預估業績。

稻盛一面聆聽報告,一面把頭壓得低低地盯著寫了密密麻麻數字的A3紙張,然後不斷發問。不論實際業績是低於預估值或高於預估值,稻盛都會細問原因。只要有人回答不出來,稻盛就會毫不留情地大聲斥罵。


當時擔任執行董事兼運航本部長的植木義晴(現任董事長),他也曾是被攻擊的箭靶。

「(機師所使用的)耳麥修理費用變多了,為什麼?」
「……」
植木回答不出來。
「虧你還是一個管理1400名機師的人啊?」 
稻盛的表情說出這般的內心想法。

業績報告會就像是在修煉道行的「稻盛道場」。如果有人敢以「月間調整」(來不及列入上個月的帳而導致本月支出增加)為理由來說明費用為何增加,一定會被稻盛以「業務流程跑成這樣像話嗎」而打得落花流水。

如果有人以「大約是50億日圓」做說明,稻盛就會回問:「大約是什麼意思?」
如果有人說:「差不多8成左右。」 
稻盛就會回答:「怎麼可以是差不多!?」
JAL董事擅長的官方說法被稻盛徹底擊潰。  

只要颱風一來,飛機就飛不了;景氣不好的話,商業客戶就會變少;匯率變動、油價高漲……航空業遇到業績惡化時,總有用不完的藉口。他們習慣定出「完美計畫」,當無法達成時,就拿出這些理由來堆出「完美藉口」。JAL菁英人士的表現就和中央政府的官僚一模一樣。

不論是藉口或官僚,都讓稻盛感到厭惡至極。

懂得舉出各式各樣理由來美化計畫失敗的人,總能夠出人頭地。只要先說是「大約」或「差不多」,事後就算數字有出入,也不算是說謊。當誤差過大、超出所謂的「大約」範圍時,就靠「月間調整」來掩飾。JAL的董事早已養成了這樣的習性。

為什麼收入會減少?為什麼費用會增加?所有數字背後都有原因。只要知道原因,就會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。然而,做業績說明的時候,老是把責任推到天氣或景氣上,要如何想出對策?這樣根本不算是經營。

之後,在每次開會前,用字遣詞受到稻盛限制的JAL董事們,開始會收集詳細資訊來備戰。每月即將召開業績報告會前,董事會要求部長、部長會要求課長、課長會要求其部屬,務必做出詳細的說明。自然而然地,大家漸漸變得越來越了解第一線的狀況。因為開會時的用字遣詞受到限制,過去一直關在董事辦公室裡的董事們,不知不覺中已移動腳步到了第一線。

稻盛能從枯燥乏味的數字羅列中聆聽無聲的聲音,並一一解讀其背後的故事。
「不去觀察細節,就掌握不到公司整體。」 
這是擁有50多年經營歷練的人方可到達的境界。

「話說回來,您怎麼有辦法看數字看得那麼細?」
植木當上董事長後,曾如此詢問過稻盛。
稻盛笑著回答說:「說來真的很奇妙,是數字自己會從報表中跳出來。」
「喔,我懂您的意思了!」
機師資歷長達34年的植木也有過類似的體悟。身為資深機師到達某個境界後,植木有一天忽然發現,在面對無數儀器構成的儀錶板時,不需要去尋找異常數值,異常數值就會自己跳出來。 
然而,植木這個新手董事長就算很仔細看報表,也不見數字跳出來。看著稻盛能夠從細碎數字中找出經營的問題點,植木心想:
「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經營啊!」

以一家航空公司的董事長來說,植木義晴有著與眾不同的經歷。植木於1975年進入JAL,直到2010年當上執行董事的這34年來,植木一直是手握操縱桿的機師。
「當一輩子的機師。」植木所尊敬的前輩們都是這樣走完工作生涯。
他也曾嚮往著這樣的最後一趟飛行:即將退休的機長只有這一天能自己選擇一起飛行的搭檔。有的會選擇感情要好的同梯機師,有的則會選擇自己培育出來的年輕機師。平安完成最後一次降落後,一邊接過機組人員送的花束,一邊接受熱烈的歡送。
「我想以機長身分退休。」當時57歲的植木抱著「3年後自己也要以最後一趟飛行光榮退休」的打算。
但是現在狀況不同。公司已經破產了。在一家破產公司當董事只會有吃不完的苦,不會得到任何回報。不過植木的想法完全相反。
「這時如果拒絕擔任董事,豈不是變成只有我棄船而逃?」
同事和後輩們的面容一一浮現在植木的眼前。
「如果是為了重整公司,放下操縱桿也是值得的。」

當植木以運航本部長身分開始管理1400名機師,站在此立場的他必須向稻盛確認一件事情,就是「安全和成本的問題」。
1985年8月12日,進入公司第10年的植木還是一名副機長,這天從「羽田機場」起飛、準備飛往大阪的JAL123班機,在群馬縣的御巢鷹山墜機,飛機上共520名機組人員及乘客皆不幸罹難。
到了現在,植木還記得,當時在隔天預定要飛行的他害怕得雙腳直發抖。那時他看著機長毫無畏懼地握住操縱桿,植木暗自期許:「總有一天我也要變成像他一樣的機長。」
這次的事件讓植木等JAL機師銘記兩件事情在心。
「機器會故障。」
「人會失誤。」
這兩件事情無可避免,但為了不讓這兩件事導致意外發生,花費再多成本也在所不惜。
「一削減成本,安全就會受到威脅。」
以機師為首,多數從事運航相關工作的JAL員工都抱持這樣的想法。公司已經破產,削減成本勢在必行。但是,不能因為這樣而導致安全受到威脅。
植木詢問稻盛:「會長,雖然JAL接下來將大幅展開裁員行動,但想要確保安全,就必須付出成本。如果拿安全和成本來做比較,您會優先哪一方呢?」
稻盛回答他說:「植木,你說要花錢才買得到安全,但這些錢不會自己生出來。如果賺不到利潤,就連整備飛機的錢也沒有吧。不過,如果不安全,也不會產生利潤。也就是說,兩者都要兼顧。」
(話是這樣說沒錯啦……)
聽到如此理所當然的答案,植木內心感到十分失望。
不過,幾個月後,植木終於明白了稻盛的真實想法。
「在我腦中,我一直認為安全和成本的關係就像翹翹板一樣。但是,稻盛先生卻認為,只要抬高翹翹板的支撐點就好。也就是說『安全和利潤是可以兩全的』。」

植木在擔任執行董事兼運航本部長職務後,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:進行約占整體3分之1人數、共800名機師的裁員。
「幾乎所有和我同梯的機師都被請走了。他們還只差幾年就可以退休,卻沒有機會執行最後一趟飛行。」
被請走的800名機師都是和植木一樣熱愛飛行甚於三餐的同伴。
「這麼做真的對嗎?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嗎?」 
植木開始對重整計畫感到懷疑,並花了將近1個月的時間思考「有沒有其他能夠不捨棄同伴」的重整方法。但是,儘管想破了頭,還是想不出其他方法。
植木在精神極度緊繃的飛機駕駛艙裡度過34個年頭,他自認意志力頗強。但是當上運航本部長半年後,植木開始覺得自己就快精神崩潰。植木老實地把這件事情告訴稻盛。
「會長,我覺得很痛苦。」
稻盛聽了後,詢問植木說:
「植木,對現在的你來說,最重大的意義是什麼?你當初是為了什麼放棄當機師?」
植木回想起半年前決定接受執行董事職務時的決心。
「為了重整公司。」
半吊子的同伴意識拯救不了公司。植木再次下定決心。

本文摘自《稻盛和夫的最後決戰:日本企業史上最震撼人心的「1155天領導力重整」真實紀錄》一書)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