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敗跟你想得不一樣


「不知我們是否需要檢視『身為創辦人』的壓力……我們社會無止盡地追求偉大,是否某種程度上導致了他們的死。」
──美國連續創業家詹森.卡拉卡尼斯 

創業:第一堂課叫失敗

商場中,沒有人不失敗。全球知名的創業家、管理學者也不例外。


大前研一自稱離開麥肯錫後的創業,以結果來說是「成敗各半」。他發現「沒有失敗經驗,比遭遇失敗更危險。」他也主張,喜歡變化、失敗的個性,更容易破壞規則、建立新標竿。

微軟創辦人比爾.蓋茲(Bill Gates)說:「成功是個爛老師。它引誘聰明人自以為永遠不會輸。」

當然,沒有人是永遠不會輸的。

創業成功的機率太低,連創業導師都要小心翼翼。「做久了,我們開始不會用肯定的方式去鼓勵別人,會誤導。例如說『我覺得你這東西應該會成功』,這就要少講。因為一百個來找你的人只有一個會成功。」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程九如說。

現為KK Box廣告技術暨業務副總的織田紀香也警告,很多人對創業成功的想像,其實是妄想。「台灣很多人一窩風的覺得創業很美好,因為台灣的物價薪資各方面都非常低,是創業成本最低的國家。但其實市場不成熟,很多人在亂炒。」他說。

就算是創業聖地矽谷所在的美國,一年創造的新公司總數也達「負七萬」之譜。沒錯,是負數。因為美國一年新設立40萬家公司,倒閉的公司就有47萬間,這是過去六年來的新反轉趨勢(二○○七年前是新設公司數大於結束營業的公司數),也可說是當今伴隨創業熱潮下,「陣亡者」也更多的數字一角。

普遍而言,新公司倒閉的機率約是九成。而台灣創業圈在這個比率面前,真的更需要好好談論失敗。尤其根據「全球創業觀察」(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GEM)的研究指出,台灣在全球創業精神排名第八,參與新創事業的人口占總人口比僅次於美國,歇業率卻比美國還高出超過百分之一,我們更該推廣「失敗教育」。(畢竟創業的失敗率高,每一次失敗都暗示下一次創業的成功率又提高了一些。)



英雄主義殺死創業家

「有理想、有夢想,你就是奇蹟、你就是奇蹟、你就是奇蹟……。」

由中國「新華社」網路電視製播、頗受歡迎的真人實境節目《你就是奇蹟》,鼓勵兩岸三地創業者報名參加創業海選。這支節目宣傳廣告的重點是,新華社撒下電視、新媒體資源,並安排導師打造商業培訓、推出創業者分組完成商業競賽等項目;對這個節目的觀眾來說,這是貼身觀察創業者和他們處事方式的機會,對創業者而言,這是他們在大中華區大打知名度的好機會。但當然,他們隨時都可能被淘汰,無緣邁入下一個關卡。

美國ABC電視台的財經類實境秀節目《創智贏家》(Shark Tank)更直接把投資人找來, 要創業者現場提案,並拿股權或產品銷售分紅交換現場的投資人資金。在節目中,按照新創事業的商品特性,有的創業家曾現場表演起一段舞蹈,有人則像購物頻道推銷員般直接展示商品耐用度,有人則邀投資人現場試用。和歌唱選秀節目一樣,「表演」結束,投資人會立刻評論,還會當場決定要拿多少資金交換多少股權,甚至接連開出更好的條件,說服創業者選擇和他們合作。相反的,有的創業者發表完,沒有任何新的機會出現,聽完每個投資人說出「我不投資」(I am out)後,只能強忍失落離席。

創業者面對的是無法預測的未來,從接受天使投資光環、拜訪天堂,掉到創業失敗的人間地獄,常常只發生在一瞬間。時間太短、感受落差太大,創辦人得扛下那排山倒海的反攻:內部有公司動盪的挑戰,外部則是社會輿論的壓力。矽谷著名的創業加速器機構Y Combinator合夥人潔西卡.李文史東(Jessica Livingston)就提醒,媒體往往會美化成功公司的創辦人,但千萬不要誤會他們的成功之路看起來簡單,「事實上絕對不是這麼簡單。」

創業,本質上就是一場把所有人生的高低起伏、個人特質與外在環境、和內外條件的交互作用加乘的放大鏡。它越是面放大鏡,媒體越喜歡。媒體越喜歡,英雄主義越可能殺死創業家。



「低潮+失敗」還只是創業前菜

一四年2月,新加坡比特幣交易平台First Meta 的執行長萊德科(Autumn Radtke)結束了自己的性命。

那個月是比特幣由盛轉衰的指標月分,日本比特幣交易公司Mt. Gox遇到駭客攻擊,公司用戶儲存的比特幣蒸發,同月才剛宣布破產。萊德科生前曾在社群媒體轉貼一篇〈創業的心理代價〉的文章,他並且下了註解:「一切都是有代價的」。她的朋友事後直說,遺憾沒能發現這個警訊、阻止萊德科的悲劇。

萊德科生前被封為「28歲美女企業家」,她自殺的前兩年,《富比世》雜誌曾報導,First Meta獲得466000美元融資,背後金主有創業加速器Plug and Play和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。另一位新創公司執行長史蒂夫.博勒加德(Steve Beauregard)說,萊德科身邊圍繞著一群高社會成就的朋友,但她的公司卻沒有符合眾望、平步青雲。

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證明創業家的自殺率高於其他的高壓工作,但萊德科不是特例。

販賣嬰兒與孕婦的環保用品公司Ecomom 的創辦人喬迪.舒曼(Jody Sherman)也在公司現金燒光時在車內舉槍自戕。他曾在六個月內募到5百萬美金、總共擁有超過12百萬美元的資金,卻很快面臨破產。Ecomom沒有財務長,在舒曼過世前,Ecomom月月虧損,奮力打出的折扣促銷策略甚至加速公司死亡。舒曼幾乎是一個人承擔財務決策壓力。

《經濟學人》以〈創業家的憂鬱〉(Founder’s Blues)為題,帶出舒曼的故事,並引用了美國連續創業家詹森.卡拉卡尼斯(Jason Calacanis)的網誌文章:「不知我們是否需要檢視『身為創辦人的壓力』……我們社會無止盡地追求偉大,是否某種程度上導致了他們的死。」

美國社會正在反思。針對創業期的負向情緒,更多願意挺身而出、公開分享的典範出現。身兼創業家、創投、作家的數個身分及著名育成機構「科技星」(Tech Stars)的共同創辦人布萊德.法德(Brad Feld)就常四處演講分享他兩次創業失敗的經驗,公開暢談自己的情緒低谷,鼓勵創業家站出來,勇敢面對自己的不完美。



在法德的部落格「法德之思」(Feld Thoughts, www.feld.com)裡,有一篇日記寫的正是他的低潮告白:「早上六點五十分時我睡醒了。我決定我今天就是要賴在我的房裡一整天。只有我一個人、我的電腦、還有我的電腦另一頭的所有東西……有些日子你最好就躲在房裡,今天對我來說就是那樣的日子。」

法德對抗的是「重度憂鬱症」(MDD,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)。一位婚姻與家庭認證治療師凱蒂.摩頓(Kati Morton在她的定期身心健康線上節目中,曾邀請法德現身說法:「那時我一切正常,如果我不談論我的沮喪,沒有人會知道。但是早上起床的過程,要做一切事情的一切過程,感覺起來差不多就是『持續的生理疼痛』,最後我完全累垮了,沒有興趣做任何事。」

每隔幾天或幾個月報到的憂鬱症病魔,讓法德的太太「艾咪」一天得打兩次電話給法德、或當面探視他。好不容易,法德靠著家人朋友的陪伴,病況逐漸好轉。

於是,法德看淡了所謂的成功與失敗。後來他投資的其中一間公司,創辦人面臨極大壓力時, 法德一改大家對新創公司投資人的印象,完全不擔心投資血本無歸,反而直接對這名創業家說: 「承認這間公司是個失敗吧!」最後,對方充電半年、重新出發,終於生意成功、家庭和樂。

就算是在不那麼極端的例子裡,創辦人的心情也大多起起伏伏。「CLBC慶隆商社」顧問高而芬就說,很多台灣創業者是碩博班高材生,承受不少社會壓力。「很多人是資優班、好學校一路上來的,社會會有預期心理說你應該要成功。他們出來創業就永遠回不去了,因為他們已經宣布去創業了。」

然而,要創業者坦誠負面情緒,本身就是一件難事。創業者怕增加家人擔憂外,也不想嚇跑投資人、拖垮團隊士氣,或讓消費者、用戶產生懷疑。「尼米科技」執行長林盈志就曾這樣與我分享:「我是領頭羊,不能表現(出)低潮。」他的自尊心逼著他不能把問題攤在他人面前。「那時候曾經覺得,這麼糟,不能讓人知道……」他說。

舊金山執業心理學家凱莉.科姆斯(Keely Kolmes)觀察,為了形象,創業者跟她諮商過的許多史丹佛大學生一樣,亟欲表現出他們自在從容的一面,好比是隻鴨子在湖面自在悠遊,但是事實上,湖面下,鴨子的雙腳奮力的滑著。「他們非常害怕尋求協助、暴露自己的弱點。」科姆斯分析。



失敗可以教、可以學、可以練習

以上這些案例讓社會看見創業的風險有多高、壓力有多大,又是如何折磨一個人。美國和創業相關的學府裡因此早已準備好特殊課程來「洗腦」創業家──教育他們「不失敗才奇怪」、「越早失敗越好」、「勇於不同,失敗了也是成功」。

Draper U 的一堂課
由風險資本家崔普(Tim Draper)創辦的創業教學機構「崔普大學」就有一整週的「失敗課」。課堂裡,Google 主管會向學員秀出一張投影片,上面列了數不清的專案名稱。「這些都是我們失敗的案子,我們100個案子,大概有99個失敗。」他說。一位台下聽課的台灣創業者Josie 發現,連成功的企業、企業家甚至VC,都有失敗經驗。失敗,如此稀鬆平常。

在崔普大學,做任何不一樣事情都會得到加分鼓勵。這看似瘋狂,其實是促進各種嘗新──不計後果的嘗新。例如你賽車時違反規定去找人聊天:加分;玩漆彈打到同組成員:加分;Josie那時拒絕參加野外課程、中途翹課,最後也因為立下創校首例,獲得加分鼓勵。

「學校一開始說,你就算要退program(學程),也要回來才能退!」Josie回憶她被迫參加露營,私下情商同學載她回宿舍後,校方立刻來抓人的一幕。Josie原本不甘願,但爬山爬到隊友連番鼓勵她、甚至背她往目的地走的過程,讓她深刻體認到「失敗」和「放棄」的差別。

失敗是用盡心力後,自我成長的養分;放棄則是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認真。Josie現在時常和朋友分享這個觀念:「Fail and fail again until you succeed.(失敗、再失敗,直到你成功。)」她說:「我本來已經是不太管別人看法的人,但我從Draper回來後,我覺得我變勇敢了!」

奇點大學製造失敗
Google 和美國太空總署共同創立的「奇點大學」(Singularity University)則要大夥兒不只見證失敗,還要刻意製造失敗。某個下午,學員分組拿著攝影機上街,目標拍下「epic failure」(如英雄般壯烈的失敗)。現為北科大互動設計系助理教授的葛如鈞當時正在奇點修課。他和組員就打算「邀餐廳裡的陌生人一起吃飯」,當時滿心期待被拒絕的他們,卻得到對方面帶笑容的「OK」。

葛如鈞說:「當你覺得百分之百會失敗時,你會發現它會成功。我體會到失敗有分種類,有意義的、沒意義的、有趣的、無聊的,而不是像台灣,失敗只有一個角色。再來是,失敗是可以練習而且追求的,我給你一個下午,讓你尋找失敗,一開始會覺得很瘋狂,當你要很結構化去尋找失敗時,你的思考會整個被翻過來!」

「很多時候你覺得你一定會失敗時,其實你會成功。越是創新的事情,越是這樣。」葛如鈞在同樣是以教創業聞名的巴布森學院(Babson College)修課時,參與拼布、拼圖活動後體會到,拼圖是有策略性的、別人做過的、可預測性很高,但創業更像「拼布」,難以算準會不會失敗,只能盡力而為。「拼布就是做作品,沒有正確答案,沒有邏輯、不可預測、沒有目的、可以一改再改。創新或創業比較是拼布,你根本不知道終點在哪裡。」


◎更多本書內容,請見:
讀 冊 http://goo.gl/YU5g7z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