氣候公民隨堂考

  請問以下兩個簡短的問題:
  1.你認為氣候變遷是迫切的問題嗎?
  2.你覺得讓世界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很困難嗎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如果兩個問題你都回答「是」,歡迎。這本書你會一邊讀一邊點頭,有時甚至會高呼喝采。你將感覺更加篤定。

而且你也是少數。絕大多數人只會在其中一題答「是」,而不是兩題。

如果你只有在第一題答「是」,你可能覺得自己是個堅定的環保人士。你可能會認為,氣候變遷是社會面臨的議題。情況很嚴重,比許多人想的還要嚴重。它已經帶來嚴重負面影響,就要向我們重襲而來。我們應該竭盡所能:太陽能板、自行車道、所有的一切。

你說對了,某個程度上。氣候變遷是迫切的問題。但假如你以為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很容易,就是在騙自己。這會是現代文明所面臨最艱困的挑戰之一,也將需要人類迄今發動過最持續、管理完善的、全球性的通力合作。

如果你只有第二題答「是」,或許你覺得氣候變遷並不是我們這一代的關鍵問題。這未必表示你「懷疑」或「否認」根本的科學證據;可能你仍然認為全球暖化值得關注。不過現實狀況是,我們總不能為了減緩一個數十年、甚至數百年後才會產生全面影響的問題,而不生活。想想看,世上有些人此刻正苦於能源短缺。此外,無論美國、歐洲或其他高排放國採取了什麼節能政策,追趕富裕國家生活水準的中國、印度等國,都將讓這些努力化為烏有。你知道凡事都要權衡。你也知道,只靠太陽能板和自行車道是做不到的。

你也說對了,但這不會降低氣候變遷問題的嚴重性。尋求解決之道需要很長的時間,加上全球國際關係情勢複雜,因此我們必須當機立斷,而且現在就要採取行動。

如果你是經濟學家,很可能你會在第二題答「是」。傳統經濟學論述幾乎是站在「務實者」的立場,畢竟經濟學家把權衡看得像生命一樣重要。你對孩子的愛雖然超越世上的一切,可是經濟學家不得不說,這份愛嚴格說來不是沒有底限的。做父母的,可能會在孩子身上投入大量金錢和時間,但一樣要權衡利弊得失:究竟是要處理白天公事,還是讀床邊故事,是要現在縱容一下,還是機會教育一番。

在平常的、國家的或全球的層級上,權衡尤其重要,而在地球的尺度上,大概沒有哪個議題比氣候變遷更能展現出權衡的運作了。它是經濟成長與環境之間的終極戰

如今,氣候政策越強有力,就意味經濟成本越高而且直接。燃煤火力發電廠很快就會淘汰,或是根本就不再興建。這牽涉到成本,對燃煤發電廠的業主和用電的消費者都是如此。這樣一來,一方面因為碳排放量減少,另一方面又因為投資更乾淨、效能更高的技術所帶來的經濟報酬,最大的權衡問題就會變成:該如何把這些成本與行動帶來的好處做個比較。

經濟學家常把自己形容成站在爭論中間的理性裁決者。如今空氣比石器時代要差,平均壽命卻長多了。海平面不斷上升,威脅著上億人的生命和生活,不過人類社會過去也曾遷移城市。要我們不再使用化石燃料,是十分困難的,但人類的聰明才智──技術上的改變──必會再次扭轉乾坤。生活方式將有所不同,可誰能說會變得更壞?市場讓我們更長壽,給了我們巨額財富,就讓適當導引的市場力量變一變魔法。

這樣的邏輯有很多好處,但關鍵字是「適當導引」。氣候變遷若沒有減緩,究竟要花多少成本?哪些是我們已知的、未知的、不可知的?我們所不知道的,會把我們帶往哪裡?

最後這個問題是關鍵:我們知道的一切,大多在告訴我們氣候變遷很嚴重,而我們不知道的一切,多半在告訴我們情況可能比所想的糟糕得多。

「嚴重」或「更糟」不代表無可救藥。實際上,本書中幾乎每項預測都以下面這句話做為但書:除非我們採取行動。我們大膽做出預測,不是為了看到這些預測成真。我們是在談,不受拘束的經濟力量可能會走向何處,以便把這些力量導向更有成效、更好的方向。最終,我們可以引導它──從許多方面來看,訂定適當的「碳價」將不是做或不做的問題,而是何時要做的問題



本文為《氣候危機大預警:熱地球的經濟麻煩與世界公民的風險對策》一書序
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