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駝仍棲居在加拿大時

如果我們要想像一個全面卻又棘手的公共政策問題,氣候變遷即是近乎理想的議題。儘管今天面臨了風暴、洪災、森林大火,但全球暖化最嚴重的影響在我們有生之年還感受不到,而且可能會以最不可預期的方式影響我們的後代。氣候變遷不同於其他環境問題,也和其他的公共政策問題非常不一樣。它幾乎是唯一具有全球性、長期性、不可逆轉、不確定性的問題──它絕對是獨一無二、綜合了這四個特點的問題。

使氣候變遷難以解決的原因,也正是這四大因素。其困難的程度──缺乏全球集體良知的刺激──很有可能到了很難靠減碳和適應不可避免的後果,來因應氣候變遷的地步。最起碼,我們必須將受害加進清單裡。富者會適應,窮者將受其害。

然後是聽起來幾乎無可避免的「地球工程」,這類技術企圖以全球規模的科技方法處理看來很難解決的問題。最出名的地球工程概念,是要把微小的硫粒子釋放到平流層,試圖製造一道堪可遮擋陽光的人造屏障,來幫助地球降溫。

關於氣候變遷經濟學的一切訊息,似乎都指向此方向。地球工程非常便宜,能夠大肆實施,同時又有極大的槓桿作用,幾乎能抵消掉碳排放量。碳排放的「搭便車」效應是造成問題的元凶:在狹隘的自我利益中,找不到盡力二字。把我們推向地球工程這條出路的,是「隨便開」效應:它太便宜了,因此基於自身的利益,一定有人會去做,管它有什麼後果。

但我們暫時別談那麼遠,先一一檢視四大因素,來看看氣候變遷為什麼是極端「搭便車」問題:


氣候變遷是唯一具全球性的。北京霾害十分嚴重,對健康造成實質且劇烈的影響,迫使北京市政府官員宣布學校停課,同時採取其他嚴厲行動。不過,北京的霧霾,或墨西哥市甚至洛杉磯的霧霾,影響範圍多半局限在該城市。雖然美國西岸監測站可能會記錄到從中國飄來的煤灰,就像撒哈拉的沙塵有時會吹到中歐,但這些影響都是區域性的。

二氧化碳就不是這麼回事了。從世界哪個角落排放了一噸,都無關緊要。帶來的衝擊雖是區域性的,但氣候變遷的現象卻是全球性的,而且幾乎是所有環境問題當中唯一具有如此特性的。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破洞很嚴重,不過即使在那樣的高度下,仍未曾達到席捲全球的程度,其他像是生物多樣性消失、砍伐森林,情形也一樣,這些都是區域性的問題。只有氣候變遷,把問題繫在一起,變成影響全球的現象。

全球暖化的全球性,也是阻礙我們制定合理氣候政策的第一個不利條件。我們很難讓選民在自己身上實施碳排限制,尤其當這樣的限制只對他們有利,而且效益大於成本。假若成本只在本國感受到,但效益是屬於全球的,立法限制自己就難上加難了:這是個橫跨世界的「搭便車」問題。


氣候變遷是唯一具有長期性的。過去十年是人類史上最溫暖的時期,其次是再早十年,往前更早十年,則是史上第三溫暖的。正如二○一四年美國氣候評估報告中說的:「美國人開始注意到周遭的變化。」最顯著的變化,莫過於北極圈發生的變化:單單在過去三十年裡,北極海冰的面積就消失了一半,體積少了四分之三。《外交政策》雜誌有篇標題為〈即將來襲的北極熱潮〉的文章,就假設這一切必會發生。於是,接下來世界各地都會有明顯的變化。美國氣候評估報告當中也說:「某些沿岸城市的居民發現,風暴來襲和漲潮時,他們的街道比以往更常淹水。臨近大河的內陸城市淹水的次數也變得較頻繁,尤其是美國中西部和東北部。某些容易受災的地區,保險費率越升越高,其他地點甚至沒有保險公司願意承保。天氣越來越炎熱、越來越乾燥,融雪越來越早,這些都表示美國西部森林大火在春季會發生得更早,持續到入秋之後,而且延燒面積更廣。」氣候變遷來臨了,而且不會離去。

這些都不該掩蓋住一件事,那就是:氣候變遷最嚴重的後果仍很遙遠,通常壓制在全球長期平均值之中,像是二一○○年的全球平均地表溫度推估、數十年和數百年後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高度推估等等。這是合理氣候政策的第二個不利條件:最壞的影響在久遠的未來──儘管這表示若要避免這些預測發生,現在就必須採取行動。


氣候變遷是唯一不可逆轉的。即使我們明天就不再排放二氧化碳,還是會有幾十年的暖化,和數百年的海平面上升。南極洲西部大片冰層終將全部融化,恐怕已經阻止不了了。我們經歷的極端天氣事件已經比以往來得多,將來仍會繼續如此。

大氣中的過量二氧化碳,有超過三分之二在人類開始燒煤炭之初並不存在,但這些二氧化碳在一百年後仍會存在,而一千年後仍有超過三分之一。這些變化是長期的,而且幾乎是不可逆轉的──至少從人類的時間尺度來看是如此。第三個不利條件。

彷彿以上三個不利條件還不夠似的,氣候變遷還有另一項特點,好湊成四大特點,而且最後這項可能是當中最大的特點,那就是:不確定性──這正是我們知道自己不知道的,而且我們可能還不清楚自己並不知道。

上一次二氧化碳濃度像今天這麼高──400ppmppm代表百萬分之一)時,是在「上新世」這個地質年代,那是距今超過3百萬年前,讓大氣中的碳增加的主因是自然的變化,而非汽車和工廠。那個時期,全球均溫比今天高了大約12.5℃,海平面比今天高出20公尺,而且駱駝棲居在加拿大。

我們不希望今天發生這種劇烈的變化。溫室效應需要幾十年到數百年,才會造成全面影響。儘管近來北極發生的變化,但冰層的融化需要數十年到上百年,全球海平面高度也需要數十到上百年的時間才會改變。雖然3百萬年前二氧化碳濃度達到400ppm,但海平面上升晚了幾十年或數百年才發生。這段時差很重要,也指出了氣候變遷的長期性與不可逆轉。(可參照第二和第三個不利條件。)但這只是稍許安慰,因為第四個不利條件有個重要的曲折變化。


「隨便開」

二氧化碳是問題所在,訂定合理價格是解決之道。然後還有:「刻意而大規模的操控某種環境程序,這種環境程序會影響地球的氣候,目的是要抵消全球暖化的影響。」這是《牛津英語詞典》為地球工程下的定義,而且照例解釋得很好。有些方案是在試圖從大氣中移走二氧化碳,但我們不是。

相反的,聽到「地球工程」的時候,你可以想一下類似火山爆發的景象:把二氧化硫(及大量泥狀物質,如果是火山爆發的話)噴進平流層,以便反射陽光,降低溫度。印尼「坦博拉火山」在一八一五年發生了超大規模的火山爆發,導致一八一六年成為「無夏之年」,據某些說法,這次火山爆發造成全歐洲有20萬人死亡。據其他說法,瑪麗.雪萊(Mary Shelley)和波里道利(John William Polidori)被迫待在他們的瑞士度假小屋內,結果分別寫出了《科學怪人》和短篇小說〈吸血鬼〉。又有一說則是,〈吸血鬼〉後來又幻化成《德古拉》。

實際的地球工程計畫,與猛烈的火山爆發或《科學怪人》、《德古拉》幾乎扯不上關係。

大多數的地球工程計畫,主要涉及可管控的小規模做法,也就是把硫酸蒸氣或其他的含硫微粒噴進高空,來抵消全球升溫。這類型的地球工程有個重要特點:它很便宜──總之從執行「噴灑」者所需承擔的成本的狹隘意義上來說,它是便宜的。不過地球工程有諸多潛在的問題,但「成本」不是它的問題。這就是所有負面外部效應之父,又稱為「隨便開效應」。

粗糙採用地球工程方案來控制地球溫度,成本便宜到一人或一國的聯合研究結果就有可能做到。徵召一支小型高空機隊,每年把硫粒送進高空,花不了多少成本。火山就是以自然的力量做這件事。菲律賓皮納圖博火山最近一次噴發是在一九九一年,結果使隔年全球氣溫降低了大約0.5℃。除非全世界從源頭就採取行動,控制溫室氣體的排放,否則我們很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,看到一個由地球工程改造過的地球。

這種低直接成本與高槓桿作用的結合,讓隨便開效應幾乎就是略過問題始作俑者的負面對策。


搭便車

全球氣候議題的最關鍵,是全球暖化。這是以鄰為壑的極端案例,只不過70億人全是我們的鄰居。假如你的舉動要花掉的成本高於你個人從中得到的效益,那為什麼要採取行動?你的舉動的總效益,可能會超過成本,但這些效益要和其他70億人分攤,而全部的成本卻由你承擔。同樣的邏輯也適用在其他所有人身上。太少人要去做那些會帶來共同利益之事,其他人都是在搭便車。

小範圍的搭便車問題,確實能透過社區參與及其他非正式約定來解決。歐斯壯(Elinor Ostrom)就是因為提出這個獨到的見解,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。幾百年來,瑞士阿爾卑斯山區的農夫都會把牛趕到公有牧場上,從沒有過度利用他們的共享資源。祕密在於,這些農夫的生活不是只有爭奪界線不明的放牧權利,他們還會在市集、學校和教堂碰到面,他們的行為會影響到自己所認識的人。類似的情形也適用於村莊地下水、社區經營的水產,及許多其他規模較小、較容易管理的潛在搭便車問題案例。

全球暖化就不同了。成千上萬、甚至上百萬的堅定環保人士,身體力行把碳足跡減到最少,但只靠一己之力成不了太多事。雖然堅守目標的人有辦法盡力把個人的碳排放減到零,但距離我們必須達到的目標仍很遠──鑑於目前的技術,要把碳排放減到零是不可能的,也不用期望能做到。這些數字不會相加。除非環保人士運用集體的政治權力,把政策指針轉到正確的方向,指向訂定碳價,數字才會開始相加。

不可逆轉

這是個相對的概念。極少數事件是真正的不可逆現象。但氣候變遷牽涉到的時間尺度大到數十、數百年,因此許多效應很可能是不可逆轉的。幾百幾千年來,留在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越來越多,要使碳濃度降低十分困難。想一想浴缸的比喻:大氣中有大量的二氧化碳,但排水孔很小。

這一切又加深了其他的不可逆現象,像海平面上升。的確,南北極以前也曾經沒有冰層覆蓋,即使這次冰層全部融化了,只要二氧化碳濃度最後能降到工業化之前的水準,就一定還會再結冰。但是,再次結冰需要經過幾百甚至數千年,這對那些會影響當前或往後幾個世代的現況,根本於事無補。單靠格陵蘭與南極洲西部的冰層,就足以使全球海平面上升超過10公尺,這直接影響到至少十分之一的全球人口,也間接影響到幾乎所有的人。



本文摘自《氣候危機大預警:熱地球的經濟麻煩與世界公民的風險對策》
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