享受同樣的驚喜──《150週年豪華加注紀念版》讀後感

/作者:張華


  路易斯.卡洛爾寫的兩個愛麗絲故事: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和《鏡中奇緣》(本文中的譯名均參照陳榮彬教授的翻譯),分別出版於1865和1872年,早期一般只當成有趣的兒童讀物,但最早翻譯《阿麗思漫遊奇境記》的趙元任先生於1921年便說:「我相信這書的文學的價値,比起莎士比亞最正經的書亦比得上,不過又是一派罷了。」從現今學術界對愛麗絲的研究便可證明了,趙元任先生的見識實際上比英美學界超前了十餘年。到威廉.燕卜蓀(William Empson)於1935年發表〈愛麗絲夢遊仙境:愛麗絲即作者〉(The Child as Swain)一文,卡洛爾才出現在重要學術著作裡,這時期我稱為──「早期研究時代」。



  從1960年起,我稱這段時期為「豐收時代」。這時候美國的《愛麗絲》研究出現兩本重要的著作:馬丁.加德納(Martin Gardner)的《注釋版:愛麗絲系列小說》(The Annotated Alice,1960年出版),以及華倫‧韋佛(Warren Weaver)的《各種語言的愛麗絲》(Alice in Many Tongues,1964年出版)。前者把各家的研究成果帶給一般讀者,對《愛麗絲》研究成果的普遍化有極大的功勞,後者則邀集十四種語言的學者專家(包括趙元任),就以《愛麗絲》譯本中第七章文字遊戲密集的部分回譯成英文並討論成果,將學界的眼光帶向更寬廣的語言世界。

  2015年是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出版150週年,北美卡洛爾學會(Lewis Carroll Society North America)延續韋佛的研究精神,邀集各國二百多位學者專家,出版三巨冊、總售價約台幣一萬元、重達九公斤的《置身仙境的愛麗絲:路易斯.卡洛爾經典之作的翻譯》專輯(Alice in a World of Wonderlands: The Translations of Lewis Carroll's Masterpiece,以下簡稱《專輯》),並在同年十月的7~8日兩天,於紐約舉辦國際研討及展覽會,而加德納的《150週年豪華加注紀念版》(The Annotated Alice, 150th Deluxe Edition,以下簡稱《豪華版》)也在同月出版,匯成一股滾滾向前的洪流。

  然而,臺灣在《愛麗絲》的「注釋」與「翻譯研究」這兩大成果中都沒有缺席。我自2012年起參加《專輯》的編輯,到2015年赴紐約接受表揚及盛宴招待。在展覽會場中,中文部分只展出三部代表性的譯作,臺灣出版品佔了兩部:趙元任的《阿麗絲漫遊奇境記》、我的中文譯注《挖開兔子洞》和一本混合羅馬注音的台語節譯本《Alice奇幻仙境》(高雅玲譯)。而在《挖開兔子洞》乙書中所設計的愛麗絲身高變化放大長幅圖,也在會場的交誼廳同步展出。由加德納編注的《豪華版》也在美國出版不到一年後,便在臺灣出版中文譯本,進一步奠定了臺灣研究《愛麗絲》的地位。

  《愛麗絲》故事之所以能風行一百五十年不衰,而且新研究層出不窮,這一切皆與卡洛爾高明的「變造術」和「藏寶手法」有著密切的關係。藉著加德納的注釋本,我們才知道許多表面看不出來的巧思,例如第三章開頭愛麗絲和吸蜜鸚鵡爭論了許久,最後鸚鵡說:「我年紀比你大,懂得比你多。」經過加德納的注釋,我們知道鸚鵡是愛麗絲大姊蘿芮娜的化身,使得小姊妹倆拌嘴的情境歷歷在目,讀起來倍感有趣。

  加德納以大半輩子的時間研究《愛麗絲》,於四十年間出版了三個注釋版本,再加上《豪華版》,於全球號稱已售出一百萬冊之多。是故,本書在英美讀者中受歡迎的程度可想而知。加德納在1999年《最終注釋版》出版後繼續鑽研,到2010年辭世前又累積了一百多條新注釋,這也輯錄成《豪華版》的基本資料。接手更新的馬克.伯斯坦(Mark Burstein),其父子兩代皆曾擔任北美卡洛爾學會的會長,也都曾與趙元任先生見過面。趙先生是該會的忠實會員,1982年臨終前仍準備參加學會的集會。伯斯坦兩代接力,藏有《愛麗絲》的譯本超過3,500冊,涵蓋106種語言。我有幸兩度參觀他位於北加州三層樓高的「愛麗絲塔」,其中有數十本中文譯本,除了幾本趙先生的親筆簽名贈書和信函,部分還是臺灣和香港的早年版本。馬克以這種資歷,擔任《豪華版》的更新工作確是不二人選。

  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充滿雙關語和十九世紀流行詩歌的仿擬,是譯者的夢魘。卡洛爾對這本書的可譯性非常好奇,於生前親自安排出版了德文、法文、義大利文譯本。據加德納所述,《最終注釋版》已翻譯成義大利文、日文、俄文、希伯來文。《豪華版》中譯本於此時問世,其時機掌握得恰到好處,一來資料最新,二來中文讀者經過近年來的培養,更樂於看到未經增刪的原始資料。中譯本的譯者也是一時之選,陳榮彬先生是輔大比較文學博士、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助理教授,從事翻譯十幾年,為了翻譯《豪華版》,大量參考查證文史哲、藝術、宗教與科學等領域,又為中文讀者增添了67個譯者注釋,是一個專業、嚴謹的譯本。除此之外,《豪華版》中譯本也盡責地改正了原文一些錯誤,如第57頁的插圖說明中,針對原文裡稱道吉森為「牧師」,經譯注說明:「當時他僅為預備牧師,且道吉森並未接受晉級牧師的儀式。


  更令人激賞的則是編輯觀察入微的功力。原插圖畫家約翰.田尼爾(John Teniel)在原版第六章〈小豬與胡椒〉中藏了一個巧思,隱形前後的柴郡貓插圖在前後頁的大小、位置都要相同。卡洛爾在《幼童版愛麗絲夢遊仙境》(The Nursery 'Alice')第九章中說:「要是你把這頁揭開一角,便可看到前頁的愛麗絲正在看著這貓的笑嘴,而且和原來看到貓兒一樣,一點都不害怕。」顯然有意製造「紙上電影」的效果(亦見《挖開兔子洞》第143頁)。加德納似乎知道關鍵所在,所以在《注釋版》和《最終注釋版》(《增訂注釋版》改用彼得.紐威爾的插圖)都和早期的田尼爾插圖本一樣,排在正確的對應位置,可惜沒在注釋中提及,因而轉手後在《豪華版》中兩幅插圖的位置就錯開了(英文本第79、80頁)。中文版的編輯對田尼爾的匠心顯然有深入的理解,仍然排在正確的位置(中譯本第141、143頁),這個微妙的改進,一般讀者不容易察覺。


▲《豪華版》中譯本第141、143頁。


  許多人也許沒注意到,在臺灣《愛麗絲》中文注釋版連同馬丁.加德納的《豪華版》共有四本之多,無形中把臺灣塑造成華文《愛麗絲》的研究中心。在中文《豪華版》登台之際,我正試著把臺灣的《愛麗絲》研究成果推向國際,以一人之力,雖然緩慢,但也逐漸有了成效。2015年紐約的展覽、《專輯》中文譯本部分和中文《豪華版》第95頁有關「頂針和婚禮場面」的討論,都是成果之一[1]。希望有更多人因《豪華版》的引導,投入這個有意義的國際行列。

  研讀《愛麗絲》給我帶來無窮的驚喜,希望你也同樣享受得到。




[1]今年的研究成果中文版《〈愛麗絲漫遊奇境記〉被禁之謎》將在大陸《新知》雜誌12月號刊出,同一題材的英文版A Strange Account of Earliest Chinese Editions of Alice in Wonderland將在北美卡洛爾學會會刊《騎士信件》(Knight Letter)冬季號刊出。

《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:一百五十週年豪華加注紀念版,完整揭露奇幻旅程的創作秘密》【首刷限量加贈:愛麗絲經典場景手風琴式Memo紙】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