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灣如何化限制為助力,創造奇蹟?


知名暢銷作家佛里曼(Thomas Friedman)曾形容臺灣為「位於颱風頻仍海域的貧瘠之地,缺乏賴以維生的天然資源」。對1949年內戰結束時撤離中國的兩百萬人來說,這裡並非理想的安身之地。蔣中正成立的新政府,必須奠定穩固的經濟基礎,以對抗西邊那個巨大鄰國──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政權上的主張。天然資源貧瘠、毀於二次世界大戰的基礎設施,再加上新加入的兩百萬人口,臺灣面對的是無數嚴峻的挑戰與限制。但他們不能停滯不前,必須要設法發展下去。

因此,臺灣的中央政府對自己提出了一個挑戰性問題:在沒有天然資源的條件下,我們要怎麼發展經濟?

他們的第一個「如果─就能」問句,就改變了天然資源的定義。臺灣政府自忖若將人民視為天然資源的話,就能跳脫目前以農立國的現狀而有所成長。在二次大戰前,臺灣就已在日本治理下,開始將發展的重心從農業轉向輕工業,而新政府則藉由土地改革措施延續這個路線,他們鼓勵地主投資生意,打造新的工業基礎,還規劃了國民基本教育制度,作為穩定供應產業人力的第一步。在冷戰期間,經由美國從旁協助,慢慢開始見到成果。到了1968年,政府就已準備將當時實施的六年國民義務教育,延長到九年。

但這項對策進一步衍生出了另一個限制:「師資短缺」。因此,下一個「如果─就能」的問題,就是從現有的大學畢業生中,招募替代師資並提供他們在職訓練。然而這個解決辦法卻又再引發新的問題:雖然有了更多教育機會和更多師資,但是卻沒有足夠的教室以及興建校舍的經費。

解決教室短缺問題的第一步,便是從教育部以外的地方,以及其它政府部門的「豐富資源」(此概念於第五章探討)來著手。由於教育一向是國家的優先考量,因此所有政府部門都希望能貢獻一己預算在興建校舍上。第二步則是說服私立學校加入這項計畫並開設新班,同時擴建學校以容納增加的學生。

而最後一項挑戰,則是教育體系當時提供的教育類型,並非為提供技術性人才而設計的,無法真正符合政府在經濟成長方面的需求。因此他們實施了「雙軌制度」,將技職教育與一般學校結合在一起:高級職業學校以及專科學校負責培育新的技能,並與私人企業合作,規劃訓練課程,以減輕政府支出,同時分擔開發天然資源的責任,以達成政府的整體目標。

顯而易見,政府實施戒嚴有助於各項政策的強制施行。然而,臺灣無法單靠政令,來轉化這一連串限制並達成目標。為了解決每一項限制,他們採取了下列「如果就能」的想法:

















以全然不同的方式來定義資產。
尋找新方法來解決各類短缺問題。
轉化現有資產以滿足新目標。
結合各種創新課程與技能,以便統一解決問題。

位於華府的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教育組組長劉慶仁博士形容,國人直到今天都還是對過去數十年來的教育改革成果深感驕傲。儒家思想相當重視學習與自我進步,臺灣人民由於受到諸多外來統治,以致長久以來未能明確形成的認同感,卻因教育發展而凝聚。自1987年解除戒嚴以來,民眾要求改革的聲浪日益高漲,在1994年一場大型示威中達到最高點,因而促成此後的各項革新。今日的臺灣,則即將邁入十二年國教的里程碑。

所謂的「臺灣奇蹟」,自1952年到1982年期間,平均每年都有將近9%的成長率,較韓國、日本、新加坡都高,且全國僅兩千三百萬人口,卻擁有全球第四大外匯存底,這的確很了不起。雖然教育並非唯一功臣,但卻是最重要的因素,它正好說明保有「如果─就能」文化,是處理挑戰性問題所激發出來一連串的「問題─解答─問題─解答」的基本要素。






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

搜尋大寫部落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 Converted by LiteThemes.com.